《通知》强调,从实际出发帮助遭遇风险事件的民营企业融资纾困。对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,银行保险机构要按照市场化、法治化原则,区别对待、“一企一策”,分类采取支持处置措施,着力化解企业流动性风险。《通知》还要求商业银行要在2019年3月底前制定2019年度民营企业服务目标,结合民营企业经营实际科学安排贷款投放。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要充分发挥“头雁”效应,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力争总体实现余额同比增长30%以上,信贷综合融资成本控制在合理水平。文/本报记者 程捷李锋

王兆星同时强调,从根本上防范化解风险,还要建立严密的、审慎的监管制度和内控制度。他表示将进一步加强监管制度的补短板工作。据了解,针对银行业保险业面临的各类风险和突出问题,银保监会共研究提出118项监管制度补短板项目,到目前已发布实施80项,其余正在征求意见或修改完善。此外,银保监会还针对新情况新问题,及时启动制定或修订55项针对特定机构和具体业务的规章制度,目前已发布实施35项。业内人士预计,伴随银保监会强监管持续,更多政策有望加速推出。杨希